但有对冲基金经理坦言,这可能会透支人民币未来涨幅,导致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波动性加大,引发获利回吐盘再度潮涌导致汇率异动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与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相比,在第七轮磋商结束后的中方消息稿中,上一次的“就双边经贸问题谅解备忘录进行了具体磋商”变为“围绕协议文本开展谈判”,“取得实质性进展”替代了上一次的“达成原则性共识”。何伟文25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备忘录不如协议正式,法律约束力也不太强。协议则是需要双方共同遵守和执行的、具有比较强的约束力的行动安排。这种改变是实质性的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评论说,双方开始形成书面文字本身,也标志着中美磋商取得进展。